乱飐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杂食。墙头众多。

好像每个测试结果都有些奇妙的相合之处。他是留痕的墨水,是背着壳的蜗牛;是热乎乎红彤彤的茄汁意面,是画着无数奇妙符号的习题本;是一点就燃的炸药,是光芒璀璨的星星。他身上有英雄战斗的疤痕,也有总裁歪系的领带。他有些未来的忧虑,也有些过去的秘密。组成他的成分里,有所有美好的东西。


(最后一张图夹带了私货……自己lof名和“钢铁侠”的成分完全一样,这个巧合有点小开心 ^ ^)

(看到这三张图,简直能脑补出一整辆车……)


茶叶散了一地,没有人去在意这个。他们忙着把彼此变得更加湿漉漉黏腻腻。
引擎的轰鸣声逐渐盖不住心跳和喘息。

年轻人急切而小心地扯开对方价值不菲的领带,而年长者迟疑着按住了少年正与自己衬衫纽扣纠斗的手指。

这个孩子应该和所有那些干净美好的东西待在一块儿,像是诗歌调皮的韵脚,热牛奶中沸腾的小气泡。而他最擅长在所有美好的东西旁压上一箱沉重的炸药,随时会把那些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彻底毁掉。

少年在这片凝滞的空气中抬起手,想要抹去年长者眉峰间堆积的忧虑。接着他用更多轻柔的亲吻代替手指落在那里。他知道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中曾盛装过大漠滚烫的沙石和外星孤凉的落日,而此刻,他从其中看到自己,也看到升起的星星。

【邪簇邪】替代品?

/*剧版太好嗑,摸个沙雕小甜饼。ooc。邪簇邪,可能有微邪瓶。
*/

“吴邪——”黎簇倚在门柱上,拖长腔唤了一声。

被唤的人蹲在地上,背对着他忙忙碌碌收拾着背囊,漫不经心似的从鼻腔里分给他一个:“嗯?”

这样不行。黎簇不太开心地想。我是很认真地要跟你对话,我需要一个严肃的态度和场景,四目相对,微风吹乱我的刘海,下一秒响起bgm的那种。

于是他站直身,很严肃地又喊了一声:“吴邪!”

吴邪抽紧了手中的背包扎带,就着蹲着的姿势半扭过身去,抬头看他:“怎么了?”

黎簇终于对上吴邪的眼睛,悄悄咽了口唾沫,嘴边的话忘了一半。他心中暗恼,掐掐自己的掌心,又咽了口唾沫,严肃地发问:“你是不是把我当替代品?就你那个小哥的替代品。”

吴邪先是露出个惊诧的表情,然后噗嗤一声笑了。他勾勾手让黎簇凑了过来,猛地伸手搓乱了他一头狗毛,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按得东倒西歪:“瞎想什么呢啊?还替代品,你跟他从头到屁股有半点相似的么?替代个屁。少看点儿电视剧成吗,小朋友?”

黎簇得了这个答案,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被说服,一方面又有些微妙的委屈。他一巴掌把吴邪按在自己脑袋顶的手拍下去:“那你看上我什么啊?”

吴邪好像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歪头冲他眨眨眼,憋住笑意:“你就当是我自恋。”

言罢吴老板转回去继续整理他那堆破布头,留少年人独自风中凌乱。

 
黎簇茫然了好一会儿,终于从满脑子繁杂的信息量中理出个线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对,等会儿——”
少年自觉发现了盲点,愤怒地冲吴邪的方向虚踹一脚:“你他妈是怎么知道我跟那家伙的屁股不一样的?”

Grace的便笺集–1

/*几年前的一个脑洞了,当时想写写Gillian和Grace的故事。现在肯定和以前想写的完全不一样啦。不过为了每天一百字的小目标(…),便笺集的形式也许还比较适宜。想到哪写到哪吧。架空,架空。
*/
 
 
Dear Gillian,

    原谅我这样称呼你吧。出于我那“乌有的病症”,我无法使你真正的名字淌出笔尖。

    我在昨天傍晚拍死的那只蚊子的尸体上突然意识到,都城的春天正在结束了。我们第五次错过了一起春游的机会。(说真的,我本来指望至少能和你结伴去看看樱花,或者桃花,或者苹果花什么的。)

    我不是在抱怨什么。我现在大概只会比你更忙了,虽然我总是怀疑自己花费的时间是否有价值。

    嗨,总还有第六次机会的,是不是?也许明年我会直接去找你,把你从亲爱的实验台前拖开,一直拖进太阳里,看看你会不会像吸血鬼一样消失。我预告过咯。

    好吧,我本想昨晚写完这个的,但是我(果然)不小心睡着了。

    Morning, Gill. 代我向你桌上的多肉问好。
 
 
                                            即将迟到的,
                                                     Grace

看电影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来老福特逛了一圈,倒好像是酒瓮遇到开坛器,记忆上经年的泥封被扑簌簌剥去,陈美的酒香飘散出来。

在三分醉意中,恍恍想起“不知忆我因何事”,想起“相逢何必曾相识”,想起“泉下泥销骨”,想起“红泥小火炉”。


只是突然意识到,那些记忆里偏爱的诗句们兜兜转转,被同一个未曾留意的名字串联了起来。这名字脍炙人口却又大隐于市,如同此刻的恍悟,平地惊雷却又理所当然。

突然爱上白乐天。


脑洞都是甜甜的梗,而一旦开始认真写大纲,人物就如同裹挟在那个特殊时代干戈扰攘的洪流里,随着流矢与火炮,一路狂奔向BE……

不!不行!就算为了对得起甜滋滋的脑洞,老夫也要把大纲给掰回HE!

qnq

【双北】记个脑洞——你才像个师爷

S1E11《帅府有鬼》衍生
撒参谋×何侦探

(这期撒参谋的一身正气和制服诱惑太迷人……还有开场人物介绍的时候,何侦探跳脚说"你才像个师爷"那里,太可爱了。)

设定帅府案后月余,贾城意欲趁乱拿下甄城,炎少帅匆忙迎敌,不幸身中流弹,不知所踪。撒收集甄残部暂代统领,一面加固防御,一面向附近城池寻求结盟共对贾城。
这之间又发生某起案件,撒何二人重遇。

撒:唷,这位侦探怎么瞧着像个师爷?
何依旧跳脚:你才像个师爷!
撒摇头:撒某现下却不是师爷了。
何不甚走心地拱手:是了,还未恭喜——
撒打断他:不过在下倒是正缺一位师爷。
何:诶??

(后来何何就被撒撒忽悠去当师爷了x)

一个关于教枪的片段

何蹓跶到撒身边,拾起桌上的枪,随意举着瞄了瞄门框,突然促狭一笑,转头冲撒道:我还没用过枪,你不教教我吗?
撒未抬头,仍填着桌上的册子,极正直似的,只唇畔泄了些笑意:作为一个军人,绝对不会在家里,随便教人去打枪。
何一手握住椅背一手撑在桌上,压低身形,几乎将撒笼在其中,盯着他的脸,语调缓缓刻意带了几分暧昧:如果是他一直想追求的人呢?
撒手中笔一顿,终于抬头看他,故作皱眉,开口却没掩住嘴角弧度,同何一般刻意压低声音:若为师爷所愿,则某必当竭力,以愉君心。

(反正就是俩人一直暗戳戳提帅府案中的各种梗来互(tiao)怼(qing)x

(希望有时间能成文。